再快的互联网,也改变不了平庸

作者:尹军琪 时间:2020/12/23 来源:伍强智能科技

        题记:再快的网络 ,也无法掩盖平庸的生活,只是换了一种方式,重新定义生活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刚流行时,我们迫不及待的给家里打电话,给朋友打电话,微信流行时,我们更是迫不及待地建群,建各种各样的群,兴奋地与朋友们一天到晚聊天,发照片,发视频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,诉说不完的离愁别恨。感觉似乎回到了过去那种面对面的生活。虽然远隔千里,却能经常微信聊天,从此距离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互联网的便利并没有给人类带来持久的快乐和幸福感,人们很快就习惯了平庸的网络生活。人们在经历了各种快餐文化的快感后,生活正逐步变得无聊,网络不再新奇。老人们甚至无法适应新的生活节奏,无法忍受孤独带来的痛苦,甚至无法打车、购物和出行,对他们来说,互联网与其说是便利,不如说是一种隔阂,一道门槛。年轻人则在网络游戏中不能自拔,失去了奋斗的耐心,失去了理想,失去了自我,进而失去了未来。当鸡汤文化逐渐变得寡淡,人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耐烦阅读,哪怕是再短的文章。即使是后来的抖音和直播也是如此。人们在度过了短暂的亢奋期后,突然发现生活更加空虚,让人更加烦躁焦虑,甚至无法忍受。尽管信息变得越来越多,获取信息的手段越来越多,学习也变得似乎更加容易,人们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加睿智,反而是目光变得有些呆滞,思想变得有些僵化。我们时刻不离的手机和微信,带给我们的只是日益贫乏的各种无聊的东西,或是朋友间为打发时光的各种聊天,或是哪个明星的无聊八卦,或者是一些毫无意义的鸡汤,或者是一段摆拍的短视频,或者是一些让你欲罢不能的购物信息和广告。即使每个人走路,坐车都在看手机,我们却变得越来越懒惰,不善于思考,直至更加弱智。网络占据了我们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,我们已经被各种网络知识在不知不觉间洗脑,不仅无法分辨真假是非,有时连常识和良知也在逐渐淡忘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互联网会启迪人类的思想,开启人类的智慧,但结果是,生活变得更加的平庸。原本以为,网络的便利,计算机的便利,应该滋养出更多的文学和艺术大家,但现实是,几乎没有什么当代的大家出现。有的只是出了一群胡说八道的公知,一群毫无廉耻的造谣者,一群贪得无厌的生意人,以及更多的被网络裹挟而无所适从的人。每个人乐于混迹于芸芸众生之中,除了忙着赚钱外,就是随意的打发着无聊的岁月。互联网的确让距离更短了,速度更快了,生活更便利了。然而,社会也因此更加浮躁,更多的人因为失去耐心而变得更加平庸。也许这是时代变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
然而,这不是互联网的错。这是人性与自然使然。历史上的众多伟人,并没有因为缺少互联网而掩盖其光芒。有的人注定平庸,即使有了互联网,也无法改变。互联网可以提供便利,但改变不了人的本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互联网不能改变的,还有资本的本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互联网和电子商务,让购物变得很容易,却也让很多年轻人安于宅在家里,逐渐变成啃老一族。资本从互联网中看到了无限的商机,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,窜唆着那些野心勃勃的商人们,做着赔本赚吆喝的发财梦。随着众多互联网平台的兴起,在他们享受着烧钱的快乐时,不知道有多少传统企业因此而面临灭顶之灾。马云总结说:时代淘汰你,与你无关。这听上去似乎具有哲理的一句话,让多少人觉得黯然伤神,却又无能为力。难道这就是生活的本质?难道这就是互联网带给人类的宿命?当然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资本的本性是嗜血的。伟大的互联网,当其与资本合体以后,产生了超乎想象的巨大的垄断力,足可以吞噬世界的所有财富。于是,资本的本性开始显现。网络所创造的所有一切的便利,很快沦为资本盘剥财富的工具,进而给人类发展带来巨大的伤害和阻碍。 这几乎是一种必然。然而,在互联网经济刚刚兴起的时候,人们却沉浸在无比便利的购物欢乐中而忘乎所以,以至于在经历滴滴打车、拼多多购物、双十一打折等重大事件后,仍然不能理解资本的反噬和无情。监管部门也直到蚂蚁金服上市,要收割年轻人的未来时,才有所警觉。其实,从社会进入资本主义的那一天起,先哲们就已经洞察了资本的本质,并对它进行了严密的监督和防范。因为一旦失去监管,资本将无所不能,最终将吞噬整个社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互联网的大佬们应该大多是社会的精英,应该通晓历史,明白自身的责任担当。权利与资本的拥有者,应该而且必须要承担社会责任,保持社会能够持续发展。特别要保护弱势群体和年轻人,让他们有自由、尊严和人权,进而能够产生向上的希望。在历史上,手握重权者,如果一味与老百姓争利,将不得善终。同样,手握大资本者,如果不知进退,不加收敛,一味与国民争利,其结局也是悲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一国的精英们,不是探索如何治国,不是投身科技创新,不是思考如何创造价值,而是一味的想着如何赚钱,如何投资,如何上市,如何一夜暴富。那么,所有的社会活动都将变成赚钱的工具:资本通过包装一个个互联网公司,收割广大民众的韭菜;医院的目标不是治病救人,而是如何通过治病的手段获取高额利润,小病大治,大病久治,无病还要假治;学校不是考虑如何培养人才,而是通过教育如何敛财,包括炒作学区房,举办各种各样旨在敛财的补习班等等。因为经商容易致富,于是全民经商;因为造假容易发财,于是遍地造假;因为传销、诈骗容易得手,于是传销猖獗,诈骗团伙骗术不断翻新。长此以往,社会将变得腐败不堪,国家将变得羸弱无力,民族将变得一蹶不振。此时如果外敌入侵,将不战而亡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性是懒惰与贪婪的,资本是逐利的,然而互联网是伟大的。互联网带给了人类前所未有的便利,也给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我们要利用互联网的优势,但也要防范年轻人沉湎于网络而丧失思考,变得平庸,更要防范资本借助互联网给人类带来的灾难与掠夺。其中的利害,尽在人类的一念之间。记得有一位先哲说过一句话:为政之道,在于让能者多劳,给弱者说话。在“互联网+资本”时代也是一样。应该约束资本逐利,鼓励资本服务社会,为社会创造价值,让所有的老百姓能够因此而受益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大部分人来说,平凡的生活是其终其一生的主要内容。平凡并非平庸,平庸是没有思想、没有奋斗、只有消费享乐的苍白人生。除非我们自身努力,互联网不可能让我们远离平庸。一个人的智慧要靠长期的修炼,不断研究、实践和总结,并经历多次失败,才可能有所成就,没有捷径可走。那些以为互联网会给我们带来成功,甚至带来学问和智慧,是不切实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2020年12月16日凌晨

Baidu
sogou